搜尋
  • —Ylias 亞次圓

《時代爆破2020》終章 —【20-不存在的時代-】

步入晚冬的冷風,貼著台北101觀景台的外壁遊走。除了假期以外不會什麼人來訪的此處,在這大夥兒都要上班上課的日子影響下,更顯冷清。


不過,還是有零星的幾人,不選擇在樓下挑一間高級餐廳吃一頓好料的,而是花大錢跑上來單純看看風景。雖然我是以一張貴賓票作為交換進來,不過倒也和嫌錢太多沒地方花的人差不多就是了。


我眺望著陽光照耀下的臺北市。受全球暖化影響,今年回暖也來得準時。

不過外頭的高空依舊讓我不敢想像厚實落地窗外的溫度。


「嗨,頌真前輩。」

後頭的一個輕聲叫喚,讓我從別緻的景色中拉回意識並回頭,可以看到徐絲蕊正小跑步向我而來。


「抱歉,久等了。」


我聳聳肩。「不會,我也才剛上來。妳狀況如何?一個月前的傷好了嗎?」


「真是的,就說只是小傷,幾天就好了。前輩你還真愛擔心……」

「啊哈哈哈,畢竟前幾天,妳還有點無精打采的。」

「那是吃壞肚子啦。」徐絲蕊嘟起嘴澄清著。隨後又像想起了什麼。

「說起來,其他前輩們和小櫻沒有跟來嗎?」


「啊,這個嘛……」我搔了搔頭,「那兩個負心漢說什麼很忙,就拒絕了。然後畢竟對櫻來說今天是上課日,而且下周她好像有事要先回日本一趟。」


「要回日本?」徐絲蕊吃了一驚。


「是啊,說什麼是『機密事項』……還邊鬧彆扭邊又顯得沾沾自喜呢。」


「噗……真有小櫻的風格呢。」


「是啊,我本來還想說她會不會心裡覺得我來這邊是要和絲蕊妳,這個……」我有點不好意思的別過臉,「呃……約、約會之類的……。」


徐絲蕊聽到知道,瞬間漲紅了臉頰,有點陷入不知所措的情緒中。


「欸欸欸欸這這……這、這不是前輩或小櫻所想那那那、那樣的!我沒有要和小小小小櫻搶這個……呃……搶位置的意、意思,啦……」


我默默觀察她的反應,心裡很是過意不去。不過突然有點犯恐慌的徐絲蕊算是挺快的就穩定下來,只留微微泛紅的臉蛋。


「怎麼說呢,人家是沒有那個意思的。我……確實喜歡著前輩。」


在人影稀疏的這個觀景台,徐絲蕊緩緩吐訴。


「但是,我也喜歡小櫻,喜歡身邊的大家。而比起自己,我更希望前輩能夠幸福。」

她抬起頭向窗外望去,亮棕色的大眼下泛起兩抹紅暈。


「因此我還是會繼續追著前輩的身影,為了成就自己而待在前輩與大家的身邊。直到哪天我也找到自己的幸福。」


我跟著她的視線看向廣闊的天空。比起去年的稚嫩,如今她已堅強許多。

「妳……成長很多吶,絲蕊。」

「不,前輩過獎了,我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……」


我像是對待小妹妹般伸手摸了摸她的頭,而徐絲蕊也只是乖順的低著頭接受讚美。


又繼續閒聊了一番過後,我與她坐上其中一張軟椅遠眺著時近中午的城市。


就這樣沉默地並肩坐了一會兒,徐絲蕊緩緩開口:

「我們……成功了呢,前輩。」

「是啊,幾個月以來的目的,算是有如願以償了。」


我們彼此都經歷了那動盪的時期,而很幸運地,我們取得了最終的勝利。



一月五號那天,參加「反中雄」大示威的群眾,在得知了中雄意圖消滅獨鋒、並且真的實行了抹除獨鋒所有資料的計畫的消息後,大為反感。而在進一步消息一出的當下,所有不滿的情緒直接一口氣衝破臨界點。


病毒不只是散播了讓一切檔案資料消失的毒藥。


就像是要製造更多戲劇效果,當時伺服器開始冒出火花與嗆鼻的煙味,沒料到這意外展開的我火速遠離了監管室並循原路上爬。


在我脫離到安全範圍後不過幾分鐘,小小的病毒燒毀了整座伺服器監管室,從地下到一樓大廳平面的樓層全數被火舌吞噬。


雖然剛好在近處待命的消防人員立刻趕到、也沒有造成任何人員的傷亡。

不過基層已然毀損的建築結構,免不了未來被整棟拆除的命運。


在此之後,不管是遊行現場、網路論壇、社群媒體、各大新聞台與資訊平台全都瞬間陷入了大混亂。輿論以排山倒海之勢,徹底撕裂了中雄想負隅頑抗的企圖與無謂的嘗試。


我們的計畫以及中雄被公開的計畫白皮書成功奏效,當我那時重新跑出獨鋒新聞的大樓、與門外累得癱倒的陳一方會合,整個世界,已經變了個樣。


並不是在實質層面的地貌改造什麼的。

而是接下來每一秒的未來,已被重新定案。



「獨鋒犧牲了絕大多數的資產,銷聲匿跡;中雄媒體集團退出新聞界,並且遭受重罰。他們的高官因多項罪名被捕入獄、意圖害人的雇傭員也以傷害強盜罪起訴,整個集團連帶的產業更受到社會輿論波及……」


「而且,這也間接影響到了那一周之後的總統選情呢。」

「是啊,」我回應徐絲蕊,「沒想到原本比較倚賴這個媒體的政黨,會因此而遭到責難,最終輸掉選舉的基本盤。」


在那隔一周後的總統大選,兩個最大政黨推舉的候選人之間的得票數,拉出了超乎預想的差距,使得其中一方剛開票即遙遙領先直到最後。那一晚,有許多人歡欣鼓舞;那一夜,也有許多人傷痛欲絕。


從久遠以前便在台灣民主播下的,名為「對立」與「仇恨」的種子,至今依然還無法完全消去。


過去數個月以來,人民團結了,自由的腳步更邁向前;但同時,在「反中雄」以外某一場驚動世界的選舉,卻或可能,加深了政治仇恨、世代對抗的裂痕。


我們還有太多,欠乏改正的價值觀……


我搖了搖頭,試圖不再去想這些不打趣的醜陋政治話題。


不過接著,徐絲蕊像是讀到我的心思般替我說話。

「我們,活在一個……實質上存在卻又不存在的時代呢,前輩。」


「噯?怎麼突然這麼說?」我笑著提問。


「嗯……這個嘛,『存在』的是我們的精神、我們所留下的潮流與風氣。『不存在』的則是我們的實體表徵、那個曾作為真相防線的驕矜自持。」

她對我解釋著,「所以說是『存在卻又不存在的時代』,嘻嘻。」


她頑皮的一笑,顯露年輕少女獨有的純真。


「看來妳也學會了我們講幹話的訣竅呢,哼哈哈哈。」

我故作邪惡的大笑,搞得徐絲蕊又是一臉紅。


不過我馬上又回復認真的神情,繼續盯著窗外一成不變的景緻。


「在那之後……人人都成了『記者』呢。」


「是呢……為了回應資訊爆炸的這個時代,每個人都在那個風波過後,慢慢學會了分辨世界上的是非黑白。」


「這倒也不是什麼壞事,不如說,是個很棒的成果。而且原先獨鋒的大家也都陸續找到了新的工作,我們特專組也因為特殊的存在性質而被保留。不過未來的這片土地,也增添了更多的變數與聲音就是了。」


「挺好的呀。」徐絲蕊倒不怎麼在意。「我很欣賞前輩們可以成功的守護真相、貫徹自己的理念而行事哦。」


身旁的這名少女再次露出真誠的笑容。而我,也回應了這份支持與認同。


「這倒也沒什麼啦。」我略顯尷尬,不過還是挺直腰桿,面相前方。


We Just Decided To。堅決而已。」


拉著徐絲蕊,我站起身,一同來到寬闊的觀景窗前,再看幾眼平和的臺北。


「嘛,這密密麻麻的城市也是差不多看膩了,我們去吃點東西吧。正好今天人比較少,我請客。」


「哇!謝謝前輩!那我想要吃……附近有一家四十六層樓高的吃到飽!」

「呃……妳的食量意外的很大呢,絲蕊……」我突然感到相當不妙。


「前輩這樣對女性說話很不禮貌哦!」


「我這樣的話會直接被吃垮的啊……」本來這麼說的我,看見了徐絲蕊固執的表情還是軟化了下來。


「真是……好,好,悉聽尊便,『女士』……」


「前輩這才像話~」


(可惡,一定又是跟櫻學的奧步,今天回家後要好好教訓她一頓)


拋下無奈,我們有說有笑的進入觀景台的升降梯。在電梯門關上前,我瞄了最後一眼那窗外明亮的天空。


電梯快速下降,我沉默等待電梯門再度開啟的時刻到來。


同時,不知為何地,遙遙想起了前陣子的深夜,那撼動全台的演說——



『今天晚上,是屬於全體台灣人的晚上。我們一起守住了這塊自由的土地,我們一起守住了這塊民主的堡壘。』


『這一年多來,對很多人來說,真的很漫長、很辛苦。但這,就是民主的重量、是自由的滋味。』


『這一次的選舉結果,是台灣人民的聲音,全世界都聽到了。』


『而現在,是團結的時候。明天,太陽出來的時候,台灣的人民一樣的善良、社會一樣的安定、百工百業一樣的勤奮努力……』



世界,在本質上,並沒有改變。

我們微不足道的犧牲,沒有人會駐足留看。



『今天,我們守住了民主自由。明天,讓我們團結在一起,一起克服所有的挑戰、一起克服所有的困難……』



但是這一天,世界的齒輪,多轉了那麼一點點。



『台灣,不只有民主、不只有自由。接下來,我們重要的使命就是,我們兩千三百萬人,要讓全世界都為我們的團結而感動……』




而那一點點,就足以推動整個時代




『讓全世界,都為我們中華民國台灣的成功而感動。』




——《2020總統大選》蔡英文勝選宣言


——《時代爆破-2020》 完




56 次查看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