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  • —Ylias 亞次圓

闇影詩章.卡牌故事短篇創作:【三體幻怪】


  「喂!聽說今晚會有大餐,是真的嗎?」

  「在下的預測,是不會有錯的。」

  「可以吃飯~」

  滿月高掛於漆黑而靜謐的夜空,然而底下的不夜城──倫敦卻鬧氣蒸騰,燈火滿覆街巷與塔樓之間。

  生魂與死者界線模糊的唯一一晚,總是誕生怪奇的「萬聖夜」。

  三道似人非人的身影俯視著城鎮,微笑。不懷好意。

  「嘿嘿嘿,這麼多人類都聚集起來了,哪時候可以吃!我快忍不住了!」

  其中一個衣裝破爛的龐克頭插著腰,面帶殘暴的問道。

  「昴,你這蠢貨,我們從來不吃人類,你難道忘了?」

  「我們是幽靈~不吃人~但是,可以搗亂~……」

  站在被稱為「昴」的人影身後、被繃帶纏滿全身活似木乃伊的「男子」駁斥,蹲在一旁以斗篷罩住身子的少女也慵懶地補充道。

  三人組雖個性與形象都大相逕庭,但卻有個明顯的共通點──他們的前額都浮著圓圓紫紫的「詛咒印記」。

  那是身為「非人」……簡而概之,不屬於生者的活死怪物,的特徵。

  「但是啊伊南,我已經飢渴難耐了!我現在,就想衝出去!」

  「時辰未到,就叫你再等等了!唉,海琳潔,妳給我勸勸他。」

  「幽靈擒拿~跳跳拳!啊,但是等等才能用哦~」

  「哈,完全聽不懂小妹在說什麼呢,哈哈哈哈!」昴大概完全沒聽進勸戒,依舊攻擊性強烈地盯著底下的人潮。

  「說多少次,我們製造騷亂,但是不吃人類。就算想,也『吃不到』,因為那不是我們能干擾的世界,身為怪物,還是有原則的。」

  「那你倒說說看,今晚到底還在等什麼?」

  伊南推了推其實毫無作用的眼鏡,「依據在下之預測,我們要等的『大餐』,就要出現了……喔呀,看來時機到了。」

  一片祥和的燈火假象之上,不知從何而來的霧霾漸漸侵蝕整個倫敦。沒過多久,城鎮便已被濃濃的不祥瘴氣淹埋。

  人群消失。

  街道隱沒。

  比天空還晦暗的夜霧中,亮出了一對虎視眈眈的邪瞳。

  三人組注意到了那異類的存在,紛紛回頭正對這生死交際之節日中,真正的「怪物」──

  「唔噢噢,原來是那邊那個東西嗎!」

  「這次~會是屍骸,還是魂鬼,還是~殭屍……」

 『囈吪吪吪吪吪吪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』

  還隱身於霧霾中的怪物一聲混雜了各種悲嘆的長嘯,抬起巨大的足肢揮散周邊的煙霧。

  「啊,是長骨頭的魂鬼呢~」

  較低處的城鎮依然被霧氣的薄紗覆蓋,但在巨大怪物暴力的一甩後,那東西的身形便完整暴露於月光之下。

  「看來沒有錯。那就是──『諸聖的狂魂』。」

  像是要做出某種贊同的回應,「狂魂」骨筋外露的手腳重重一踏,擊碎了一旁屋頂的磚瓦並再度狂吼。牠異常崎嶇的骨骸身體上爬滿了青苔與噁爛的肉塊,背部長出了一對詭異而泛出淡淡綠光的翅膀,其中還卡著不計其數的金銀銅幣,隨著『嘎吱嘎吱』的揮動而灑落一地。

  「就是那個?我們要吃的是那個醜八怪?」

  「對,就是那個。同為怪物,我們要狩獵的牠的『靈魂』。」

  狂魂踩著笨重的步伐逐漸逼近,少了眼球的眼窩,散發出空虛又具威脅性的鬼火。

  「牠看起來,好像很強呢。」海琳潔瞇著眼觀察那個怪物。

  「呼哈哈!很強?那不是正好嗎?」

  「沒錯,憑我們三人,要狩獵牠輕而易舉。」

  三人組彼此露出自信的邪笑(但有一個被繃帶纏住看不出笑容)(另一個太慵懶看起來根本沒在笑),摩拳擦掌準備享用這賣相不好、但豐富可口的「大餐」。

  巨大的狂魂見到三人毫不退卻,爆出了震碎空氣的怒吼,毫無忌憚地直衝而來。

  「來吧……看看怪物對上怪物,是誰比較強!」

  「哼。我們可是……」

  「最強的,暗之一族~呦……可是要狩獵牠,好麻ㄈ……」

  此話未畢,狂魂巨大的足肢便如巨錘重重砸落,但拍扁螻蟻的碎爛感並沒有傳回來,原先的三人組,已經不知去向。

  狂魂顯然對於沒有壓碎這些自大的小人們感到不解,『呃呼欸?』

  「就說很麻煩了……在這裡呦~」

  『噗滋』一聲,不知何時來到狂魂身後的海琳潔瞬間刺穿了牠的身體中樞,輕巧地落到破碎的街道上。被奇襲的狂魂一陣哀鳴,驚天動地的劇烈抖動波及了整座城市。

  「還沒完還沒完!死骸跳躍殭屍拳法──毆啦!」

  不給狂魂喘息的時間,昴一陣突進,以相比之下米粒都不如的身材不可思議地撞飛以巨大自持的怪物。

『嗚欸欸欸欸哀哀哀哀哀!!』

  勉強穩住骸骨巨身的狂魂已經失去了理智,發狂似地橫掃面前擋路的房屋,再度朝著三人組廝殺而來。就當牠已經確定那三個可恨的螻蟻逃不出他的巨足攻擊時──

  『鏘──』,慢慢將牠的腳掌回推的,是無數繃帶交結編織的「堅硬」護盾。

  「在下的木乃伊繃帶,可是銅牆鐵壁,你破不了的,怪物。」

  繃帶網立即鼓脹,回彈了狂魂的巨足並再度將其打倒在地。

  ──憑三個「怪物」的力量,徹底壓制了另一個「怪物」。

  「就算身體腐爛,靈魂也活蹦亂跳啦!」

  「天不怕地不怕,連太陽也該畏懼我們三分。」

  「這種羈絆~不是你這種等級的怪物,切得斷的喔。」

  『我們──』『就是──』

  昴、伊南與海琳潔默契十足地跳回高處的立足點,白金的滿月升至夜空的正中。在萬聖之月的照耀下,三人組同時高喊:

  『無敵的幻怪!』

  擺出匪夷所思的姿勢,「三位一體」的「幻怪」們如此宣告。

  「那們,差不多該讓狩獵結束了。」

  「最後一擊最後一擊!」

  不遠處的狂魂蹣跚爬起,雖然在怪物中,有「諸聖的狂魂」之稱的牠是相當強力又巨大的……然而方才海琳潔刺穿時所注入的必殺毒素,直接影響著這個屍骸其魂魄的耐久力。

  「幻怪」們飛躍而起,準備施行不知已經用過幾次、同心協力的「最後一擊」。

  「這樣,就狩獵完成了!」

  「去死吧去死吧哇哈哈哈哈!!」

  大喊著汙穢的字眼,三人組身上同時爆出詛咒的藍紫色魂氣──

  『超.級.無.敵.幻.怪.三.體.必.殺.的.一.擊.!!!』

  『磅──!!!』前所謂的的衝擊震撼倫敦的街道,連帶剛剛戰鬥中被摧毀的街景瓦礫吹飛到更遠處。留下許多也碎成「不成瓜形」的南瓜……

  以及稍顯困惑的三人組。

  三位非生非死的幻怪們都認為,照理來說他們的「最後一擊」必能殺死怪物、成功汲取牠的靈魂。

  但是「諸聖的狂魂」現在儘管身負重傷,卻依然勉強屹立在他們面前。

  而且看起來,非常、非常、非常的憤怒。

  雖說不過多久那怪物還是會倒下,是.挺.無.所.謂.的.。

  但是……「喂喂喂,怎麼回事啊?」

  「依在下看來……是有人失手了呢。」

  昴繼續暴躁地追問,「不是說好每次都是三連擊嗎?蛤?誰在划水?」

  此時,昴注意到了某人必殺攻擊專用的小刀卡在不遠處的房屋煙囪旁,並沒有插在狂魂的身上。

  「喂!小妹,難不成是妳……」

  「度、度不起,小刀脫手了……欸嘿(ゝω<*)。」

  裝完可愛的下一秒,海琳潔羞澀地用過長的袖子遮住了臉。

──闇影詩章卡牌故事.死靈法師【三體幻怪】 2020/11/22


65 次查看0 則留言